回看香港的情况,虽然有部分公共事务并非由政府直接管理,但政府其实一直透过其他方式参与。例如香港的公营机构,是由特区政府出资成立及营运,负责特定公共服务或政府认为需要较多社会人士参与的工作,但不属政府部门的半官方机构。它们的职能虽然和政府部门相似,但不属于政府体系,成员皆不属香港公务员,较政府部门有较多的自主权,而主要决策者均由政府或行政长官邀请社会人士担任。

较为人所认识的包括,为全港八间大专院校开支拨款的大学教育资助委员会、负责管理全港公立医院及诊所的医院管理局,以及策划、兴建及管理香港的出租公共房屋的香港房屋委员会。这些机构的经费和处理的拨款都来自政府,但受它们管辖的员工均非公务员,包括受大学教育资助委员会影响的大学教职员,以及由医院管理局聘用的医护人员。

综上所述,可见香港的公营机构是处于私人公司与政府部门之间、半公半私的範围,这种制度亦对香港本地公共服务有重大影响。

何志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