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冬梅

◆快乐与我无关

从唇边摘下一瓣微笑

想寻找点所谓的快乐

鸟儿栖息在身旁的大树

唱着没有情感,没有意义的歌

几秒钟后,他美丽地飞走了

快乐比他更短暂地停留在我的枝头

我不悲不喜地活着,也没什幺不好

◆村庄

村庄流淌着农事,寂静无声,

鸟儿的歌唱,与春天无关,与快乐无关

忧郁的炊烟缠绕着一些心事,无法释怀

流水慵懒地书写着绝望

它希望收信的人是绝望本身

一些野花聚拢所有的光阴,开得宁静,开得平淡

几只麻雀不固定的漂泊,枝头下抑或枝头上

蓝天裏抑或草丛中, 在人生这条河流裏起起落落

◆蚊子

睡前,你吻了一下我的脸,

哟,好浪漫

梦中,你亲了一下我的后背,

哎呀,讨厌

半夜,你带着你该死的温柔,偷袭我的手臂,

嘻嘻,好色

天明,蚊帐的阵营裏,你胜利地欢呼,

那些不老的情歌,无法抗拒的甜蜜

在我的身上,绽放出血红的花朵

【作者目前任职于中国重庆市潼南科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