针对去年318学运、323佔领行政院以及411路过中正一分局等陈抗事件,北检于10日侦结并分别以违反集会游行法、妨害公务、侮辱公署等罪起诉共118人。
永社认为,日前行政院才将服贸协议、两岸协议监督条例与自经区特别条例草案列入立法院第7会期优先法案与协议案,北检又选择赶在农曆年前大动作起诉合法表达意见的民众与学生,质疑北检是为执政党的两岸政策背书,并藉由此举恫吓下会期所可能引发的陈情抗议事件。

永社指出,北检既有能力侦办并起诉百余位青年学子,却找不到一位举棍猛攻民众的警察并对其究责,难道北检的态度是「只准警察打人,不许学生抗议」吗?

永社说,自从去年太阳花学运发生之后,多数学者皆已撰文指出,由于立法委员张庆忠仅以30秒时间宣布完成两岸服贸协议审查,使民主宪政制度出现无法逆转的重大明显瑕疵,多数研究报告也显示出,在别无其他救济途径之下,民众为维护宪法秩序、避免政府滥用权力所产生的重大宪政危机,其所採取的抵抗行动,应该视为对于民主制度的维护而阻却违法。事实也证明,当初若无318学运支持,两岸服贸协议恐已进行到无法回溯的「审查完毕」结果。因此,公民于318学运期间所为之违反实定法之行为,皆得援用宪法第22条所保障的「抵抗权」主张行为合法。

永社表示,言论自由乃受宪法第11条以及两公约所保障,举凡政府施政不当、司法侦查审判不公等争议应属可受公评之事,为促进民主自由体制之健全发展,鼓励大众参与公共事务之讨论、形成意见,避免受评论之官署屡执此刑法之尚方宝剑,动辄对于发表言论者祭出刑罚以杜绝悠悠之口,反造成大众畏祸而噤声不语之民主倒退现象,「侮辱公署罪」本身就是旧时代的威权产物,人民表达不满政府之「政治性言论」,本即应同受宪法言论自由所保障。北检无视上开宪法所保障之「抵抗权」以及言论自由,执意起诉勇敢起身面对政府滥权的青年学子,对于北检利用司法程序作为政府施政手段之担保品,永社感到十分遗憾。

此外,针对北检始终未针对于学运期间打伤民众的警察进行究责,永社认为,当日执法员警皆有出勤纪录可查,动手打人的警察影像、图片更于媒体间广为流传,北检只敢一一起诉手无寸铁、合法抗争的觉醒公民,却未针对动手打人、违反比例原则执行勤务的员警以及包庇、藏匿犯罪嫌疑人的警政署进行究责,永社亦针对北检此种选择性执法的滥权行为表示强力谴责。

滥行起诉「太阳花」 秋后算帐

台北地检署10日大规模起诉118位涉及太阳花运动的人士,还包括两位外国人。对此,在三二四凌晨为保护学生遭警方暴力攻击受伤住院的立法委员周倪安表示,台北地检署涉及滥行起诉、秋后算帐,不仅让检方成为斗争、压制人民的工具;而且,还起诉两位外国人,包括对台湾民主发展迭有贡献的梅心怡以及台湾的友人加拿大籍的摄影记者David Walter Smith,根本贻笑国际社会,更让在台湾的「中华民国全体检察官」蒙羞。

其实,10日也是周倪安到台北地检署出庭的日子。先前,周倪安自诉江宜桦等人杀人未遂的案子因为遭台北地院判决不受理,北院在依刑诉诉讼法336条将判决书送达北检之后,检察官认为应提起公诉,并于10日开侦查庭。不过,新闻报导并未关注本案,尤其未针对国会议员遭警方暴力攻击、受伤住院一周之行政权霸凌立法权之民主社会不可容忍的暴力有所着墨。

周倪安认为,检方滥行起诉118位人士,包括梅心怡和David Walter Smith真是荒谬至极。梅心怡如何在六零年代献身台湾的民主独立运动,包括协助彭明敏逃出蒋家控制的台湾等几乎人尽皆知;David Walter Smith则是1999年即拍摄九二一地震并出版《Hello, Taiwan》,得过数个摄影奖。检方除了起诉外国记者,还把名字错写成David Walter,连被告身分都不查证,根本贻笑国际社会,更让在台湾的「中华民国全体检察官」蒙羞。确实是在丢台湾人的脸!

庭讯中,周倪安对检方说,人权两公约在2009年已经国内法化。但是,整个「中华民国」的公务部门不只是行政院任令警方施暴手无寸铁的抗议群众,特别是攻击保护人民的国会议员。然而,迄今却未有任何交代。甚且,连司法都配合演出,将所有被警方暴力攻击受伤者提起的自诉案件都蓄意曲解为「同一案件」并将最早提起自诉的案件判决不受理,剥夺所有自诉人的权利,根本是公然施暴。

周倪安郑重呼吁检方不仅应依据法律,更应依两公约之国际人权的最低标準审理案件,确立行政权与立法权的分际,让台湾有机会走向文明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