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0万港人游行之后「反送中」也将影响台湾大选

「反送中」与一国两制之间微妙的关係,明显刺激了台湾社会对中国「又爱又憎」的複杂情绪。(汤森路透)

一篇刊于1997年的《芝加哥论坛报》社评。

「反送中」反映中国的承诺空洞

台湾社会对香港俗称「反送中」的民众运动其实应该不太陌生。五年前的初春,前马英九政府希冀《海峡两岸服务贸易协议》(下作「服贸协议」)尽快通过,图强硬于立法院投票表决,激发了太阳花学运。虽然《服贸协议》和「送中修法」内容不同,但两者所以惹起民众的强烈反对,都源于对北京政权的忌讳。因此,当港府继续一意孤行推动「送中条例」的立法程序,现时正值盛夏的香港社会宛如五年前的台湾,出现备受国际社会重视的公民抗命,着实不令人意外。

不过,虽然连续两週日共约300万人走上街头示威,以及因为警方以催泪瓦斯甚或橡胶子弹对付示威者及记者而激起舆论反弹,港府迄今仍未作出任何实际的让步。既不愿撤回修法,也无意承诺不以「暴动罪」为名拘捕6月12日的示威者,林郑月娥于6月15日的记者会更意图把责任推卸予台湾当局,诚然是用煤油解祝融之灾。

这正正反映出一国两制的真正「漏洞」:这种特殊宪法原则的诠释权只在于中国的中央政府。2016年,当时林郑月娥竞逐特首的对手之一,着名香港前法官胡国兴曾把鲜少被提及的《基本法》第廿二条展现人前:

当然,即使港府和中国官方在1997年后多番倡议一国两制的「成功」,纸毕竟包不住火,香港在短短两週间出现比雨伞更多公民参与的抗命运动,要说服外界就显得空洞无力。大力反对一国两制的蔡英文在香港「反送中」民潮中最终能赢得民进党初选,就是一个有力的佐证。

300万港人游行之后「反送中」也将影响台湾大选要分析2020年台湾大选的结果,「香港因素」已成为不可忽视的一环。(汤森路透)台湾当下是一盘「不能统、不能独」的棋局

同理,对台湾而言,关键不在于言说一个甚么的政治论述,而是如何实践对台最有利的外交政策。譬如,统派有必要说明它将如何维护「九二『共识』」(其实从无共识)之「一中各表」的部分。不过,早前率团到中国参加海峡论坛的国民党秘书长曾永权并无道出任何可行的方针。要知道,北京对「九二『共识』」的下联为「一国两制」,统派不可能单用「Over My Dead Body」就阐释到平衡台湾利益与国家主权的可能,正如港府一再强调一国两制和中国的法治值得信赖,却无助舒缓港人的不安。照样,独派亦难以说服羣众华府何以会接受台独,这也是港独声势在「反送中」远逊于雨伞时期之主因,毕竟适当的拥抱务实主义并不等于饮鸩止渴。

然而,「反送中」与一国两制之间微妙的关係,明显刺激了台湾社会对中国「又爱又憎」的複杂情绪,否则两党的总统候选人和柯文哲根本毋须急急回应与台湾本无直接关係的香港「反送中」风波。套用蝴蝶效应的说法,五年前,台北的太阳花学运翅膀一拍,竟然引起香港发生占领事件,至于今次主角会否逆转,左右台湾半年后的大选,仍是未知之数。林郑月娥于6月18日再度召开记者会,但除了一句「道歉」外,毫无退让之意,香港的民主派已扬言会抗争到底,也意味「反送中」事件将会继续发酵,同时愈发加深总统候选人回答两岸问题的试卷难度。台湾政客的对应稍有不慎,可能会出现「一子错,满盘皆落索」的情况。可见,要分析2020年台湾大选的结果,「香港因素」已成为不可忽视的一环。

※作者为自由撰稿人,香港《时代论坛》观点版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