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中市长卢秀燕要求机关首长提案向中央争取资源,当家者深知「柴米油盐」得之不易,卢要培养团队有荣誉感,破除公部门病灶,化被动为主动,将士用命,才能使命必达。

有一桩事很矛盾,卢秀燕向中央争取预算,被绿营说是「中央处理器」,意即凡事都推给中央处理。卢秀燕透过市地重划的操作,开闢经济资源,又被旁人说「老是卖土地,有败家之虞」。

「开源节流,降本增效」这本帐,当家者都一清二楚、了如指掌,问题真正面对,就不是那幺一回事。

台中市府每年一千八百亿预算,经常门与资本门开销,过往多为支出超过,收入不足,常有虚列收入情况。审计部也明白,只是睁一眼闭一眼。

财划法对地方有如紧箍咒,随时控管地方,这是标準的「上对下思维」,台中缴税六千亿,只给一千亿,已够明白了。中央态度是,若干较弱势县市需要更多挹注。

过往经验,公部门争取「计画型补助」一直是聊备一格,理由是公僕习惯性依法行政,依法办事。

如果要公僕动脑筋、搞创意、作计画、提案,这种思维只有民间企业会操作,公部门就别提了。

  卢秀燕要求机关首长提案向中央争取资源,就是要争取「计画型补助」,简单说,这是公僕的「痛点」。公部门「多做多错,少做少错」思维还是存有悬念的。